girl hostel chudai rajwap.me sunny leone best old fucksex.in xxxdu anybunny.tv rki sex tube8.com pakistaniporn.mobi liebelib.net xxx video master arabysexy.mobi xxxxvideoo
hdthaisex.com sex videos hot girls ka pornozavr.net ripgal xvidio.com कटरीना कैफ फूकिंग xxxvideohd.net brazzar.in www magal.sex com pornfactory.info sex video suhagraat sex bihar anybunny.tv

浙江省东阳市诚成工艺品厂欢迎您!

  • 订货热线:0579-85545877
|
    | 简体中文
    English
    -1

    装修半年仍是这副渣样 装修工还找业主要工钱

    2017-03-15 15:50:21 浙江省东阳市诚成工艺品厂 阅读

    装修半年仍是这副渣样 装修工还找业主要工钱

    装修公司:项目经理卷款失联

    项目经理:装修公司欠钱不还

    问:你们内部纠纷凭啥消费者买单?

    裸露的电线,只刷了一层腻子的墙壁,还有堆了一客厅的建材垃圾……这间看起来脏乱无章的房子,本来是市民明方(化名)希望能在今年春节携全家入住的新家。

    “我把合同款给了装修公司,工人却因为没从项目经理那结到工资罢工,房子都3个月没人管了。”更让明方心烦不解的是,春节前还有两个工人竟直接给他打电话要工资。

    “到底是装修公司欠项目经理钱,项目经理没钱发工资?还是项目经理拿了钱却没把工资给工人?但是无论怎样,为什么最后要让我们消费者买单?”感觉生活被严重打扰的明方希望能得到合同乙方——实创家居装饰集团(成都)有限公司的回复,更希望自己的房子能尽快装完。

    岂有此理

    工人:如不给工钱就把做过的拆掉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进明方这间装修了近半年的新家,第一眼就看到客厅里堆成了一座“小山”的建材垃圾,电线从四周灰色的墙壁中冒出来。

    “三个月就能装完的工程量,装了半年却还是这个样子。”明方告诉记者,去年9月,他和实创家居装饰集团(成都)有限公司签订了装修合同。根据合同,装修工期应该开工于2016年9月13日、竣工于2016年12月22日。

    但是,装修过程远没有明方想象中的顺利。“12月的时候,房子差不多就是现在这样。工长说希望我把中期款付了,不然可能会导致工程延期。”因此明方继交付了首付款后,又在12月交付了中期款,总额占合同款的98%,共计人民币76200元。

    “结果钱一交,就没人管了。”明方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底开始工人就陆续开始罢工。“他们说没领到工资。更过分的是砖工还给我打了一次电话,说如果我不给他工资他就要把做过的全部拆掉。”成都商报记者在防盗门上看到了一张工程进度监理卡,记录着工程进度,上面最后一次的记录日期是2016年12月13日。明方表示,他先后找了工长和公司客服,“工长说没拿到工资不开工,客服说会尽快安排新的装修团队进场,结果一直等到现在也没人联系我。”

    公司说法

    经理卷款跑了?受害者有30多家

    给装修公司付了钱,工人却没收到工资要罢工,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日下午,明方带着合同走进了实创家居装饰集团(成都)有限公司工程副总李跃的办公室。李跃口中,造成这个严重后果的罪魁祸首是项目经理吴万华。“去年公司给吴万华结算了近20万的工程款。工人的工资应该是由项目经理拨给工长,再由工长发给工人的。结果现在我们统计到他欠了工人的工资大概有30多万。工人没拿到工资就罢工,现在成都有30多个项目都是因为这个延期。”同时,李跃表示,现在公司完全联系不上吴万华,“有可能真的是把钱卷走了。北京总部抽调了包括我在内的6名高管和一支20多人的装修队,让停工延期的工程尽快复工。”他给明方口头保证,他的房子会在3月8日左右复工。

    剧情逆转

    经理现身:明明是公司欠我钱

    随后,成都商报记者几经辗转,找到了李跃口中的项目经理吴万华。对于公司以上的说法,吴万华感到非常震惊:“我没卷钱跑路,明明是公司欠了我30多万!”他表示,去年公司给的近20万是前年的工程款。

    对于“失联”,吴万华也斩钉截铁地进行了否认,“我的电话和微信他们都有,2月份公司还召集我们几个项目经理开了会。告诉我们现在公司没钱,但是还是希望我们能够尽快复工,安抚工人情绪。”

    吴万华还给记者展示了一张工程清单。“这些都是去年已经交工但是公司还没有给我付款的工程,有25个,共计327651元。”因此,他没有钱款交付给手下的两个工长,而其中一个就是明方的工长。随后,记者再通过吴万华,联系上了实创成都公司的另外3名项目经理。他们均告诉记者,公司拖欠了他们工程款,最多的高达150万元。

    到底是谁欠谁的钱?昨晚,成都商报记者再次联系上李跃,李跃对以上问题均回应:“无可奉告。”

    作为消费者的明方只有一个诉求,“不论是项目经理失联或是实创公司欠款,公司内部的纠纷希望不要让我们消费者来买单。希望房子能尽快复工、完工。”


    公司动态|在线留言|在线反馈|友情链接|会员中心|站内搜索|网站地图|网站管理

    浙江省东阳市诚成工艺品厂 版权所有 2004-2017